同志之親人:心理歷程

 

高雄市阮綜合醫院身心內科 林奕萱醫師

 

事情要從某個星期六的下午談起。很偶然的機會下,被受邀到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南部辦公室,擔任某一場「櫃父母下午茶」的「與談專家」。抵達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南部辦公室後,發現是個溫馨的小空間。志工們和當天的座談人已經開始準備,空氣中瀰漫著活潑的氣息,但似乎又帶點小小的緊張感。

 

突然間,門口探進一個略帶灰白髮絲的頭,是個中年先生,有點不自在地問:「這裡是….什麼同志熱線協會嗎?」志工們熱心招呼這位大哥進入辦公室,但大哥依然顯得侷促不安;不久後,一個年輕活潑的年輕男生拽著媽媽的手進來,媽媽同樣顯得尷尬,小聲地跟志工說著「都是他堅持要我來啦,不然我才不要來」,而這年輕人大聲接著說:我就是希望讓我媽了解什麼是同志!

 

這場櫃父母下午茶,就在這兩位父親和母親、團體帶領人、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志工群和兩位「已出櫃的櫃母親」,以及我,以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道出心中眾多的困惑和解釋中度過。

 

原本以為這場下午茶,對我而言「和以前一樣」,是一場和一般民眾互動聽講的演講,而我是一個分享專業訊息的角色;但參加完這場活動後,我的內心悸動不已。雖然支持同志已經許多年,但如此面對面地直接接觸同志親人、如此深刻地傾聽他們如何看待自己對子女的期待卻又失落、不知如何面對周遭親友的徬徨,心裡頗為震盪。

 

在社會上,同志們其實是相對弱勢,到目前為止都還必須為自己本應享有的基本人權奮戰;但回到這場下午茶,這兩個惴惴不安的父親和母親(都是異性戀者),面對兩位「已出櫃的櫃母親」和眾多的熱線志工,都是同志或是「挺同志的人」,異性戀者卻成了「相對弱勢」,在下午茶的空氣中,我嗅聞到了惶恐、罪惡感、自責、憤怒和悲傷;而這兩位長輩的淚水,更是令人揪心。

 

活動後,讓我印象最深刻、從同志朋友的母親口中說出的一句話是:「你們玩得很開心,誰來支持我們?」這似乎是小孩為同志的家長/長輩/親人內心中,最深層的呼喊。平常也很常聽到的一句話是「同志出櫃,父母就入櫃了」——當面對孩子的性傾向時,父母可能以逃離/躲避/隔絕等方式面對,親子之前隔了一層無形的「櫃」。

 

這些小孩為同志的家長/長輩/親人(簡稱「同志親人」),他們有著獨特的心理需求:不但得「重新認識子女」,還得認識「整個社群」,甚至「重新認識自己」。在父母輩的「那個年代」,大部分沒有同志存在的概念、也「沒被教過」這件事。面臨最親密的子女出現「與眾不同的性傾向」時,同志父母歷經一些共同的反應:混亂與失序(內心震驚、傷痛,外在仍然嘗試控制與駕馭,家庭與親子關係間的陡然失序);掙扎與抗拒(內在自責,尋找同志成因;外在力求掌控與改變);接著,父母可能試著面對、解決或成長轉化(轉移失落感、嘗試或被迫接受事實、四處尋求資源等);最後,嘗試尋求平衡與適應(將同志重新納入家庭版圖、尋找幸福替代選項等)(曾麗娟,2007)。

 

同志親人與同志本身一樣辛苦,需要面臨僵化的性別框架、社會、家庭與文化的壓力與眼光,同樣是需要投注關心的族群;然而國內目前針對這個需要關注的族群的相關研究仍相對稀少。但可喜的是,已經有不少組織(例如:櫃父母下午茶、櫃父母同心協會、同志父母愛心協會等)和書籍(親愛的爸媽,我是同志、出櫃停看聽:同志子女必讀寶典、同志資源手冊等),能夠協助同志親人和同志本身,如何共同面對「出櫃」,讓出櫃之路少點顛簸與荊棘。

 

最近中國視頻節目「羅輯思維」中的其中一集「巨嬰國」,談到了華人社會的一些「特有文化」:許多成年人,雖然身形已然長大,但內心依舊如同孩子;即便孩子已經成年,但許多父母親仍會過問孩子的各項生活/孩子也會依賴父母決定(例如:該找什麼工作、該跟誰結婚、該教怎麼樣的朋友等等)。或許這也能稍稍解釋一些同志親人的壓力,因為同志親人們可能「不知道怎麼幫忙決定」、「不曉得如何跟外人解釋」,然而,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又何必跟誰解釋、跟誰交代孩子的生活呢?

 

最終,其實還是回歸到「愛」的本身。對子女的愛,若是真愛,理應不分性別、不分世代、不分流派、不分宗教。如同范疇先生在122日的「還看不清楚?關鍵在世代意識翻轉!」文章中所表示的:「大人」們必須想出新方法,而新方法的出發點一定得是「尊重」和「不講神聖大道理」、「不以過去歷史經驗壓人」。這不容易,但值得學習;也值得各方專業人士關注同志親人的議題,協助跨出「父母出櫃」的第一步。

創作者介紹

顏正芳醫師的兒童青少年園地

顏正芳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