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p.org.tw/Communication/communication.asp

台灣精神醫學會20163511

攜手開創精神醫療新境界」年會特刊

 

兒心遭遇的挑戰,也是全台灣精神醫學界面對的挑戰

高雄醫學大學精神科顏正芳

 

過去一年可謂台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界的多事之秋,遭遇相當多的挑戰。這些挑戰來源分歧,發動的動機也多所不同。例如某具社會良好形象的家醫科醫師和兒書作家,在批評台灣教育制度僵化、無法提供學童個別需求之際,將兒心醫師標籤為台灣惡質教育的打手,鼓吹家長不要接受有實證支持的兒心醫療。這波對於兒心的攻擊力道雖猛、甚至已傷及許多家長和孩子,但終究在論戰後回歸到各自發聲,就看家長選擇想獲得怎樣的協助。

 

但其他攻訐者的來源和動機就複雜得多。其中力道最強的山達基教派,以其附屬組織「中華公民人權協會」為檯面上的施力者,不斷攻訐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其可怕之處,在於結盟有共同利益的中醫師、藥師、甚至精神科醫師,扭曲兒心具有實證支持的醫療;藉由尋求地方政府金援辦活動來漂白自己;甚至鼓動立委,企圖從中央立法箝制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對民眾的醫療服務。在高淑芬理事長的帶領之下兒心學會進行積極應對,但可預見:山達基的攻訐將不會停歇,兒心遭遇的挑戰將進入持久戰。

 

然而,兒心所遭遇的挑戰,是否只是兒心的事,非兒心的精神醫學同仁無須關注?不,兒心所遭遇的挑戰,也是全台灣精神醫學界面對的挑戰,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原因在於:從生態學的角度來看,兒心所面臨的挑戰,是台灣整個社會、經濟、醫療、思想發展歷程和演變的結果,不只兒心,整個台灣精神醫學界都陷洪流之中:

 

經濟困頓:台灣經濟現狀不佳,國民工時超長,許多家長無力營造親子關係,對於有精神健康困擾的孩子更缺乏協助能力,這在都會區以外地區尤其嚴重。經濟困乏不僅對兒心產生衝擊,也對各個年齡層國民的精神健康產生不良影響:眾多憂鬱、失眠病患無法減輕過重的工作和經濟負擔而病情難以改善;越來越多家庭無力提供罹患精神疾病的家人所需之支持;年老的失智和憂鬱患者形同被經濟能力不佳的兒女棄養在無照顧品質可言的安養中心,這都是精神醫療工作者需面對的難題。

 

教育毒瘤:許多孩子從小學開始就被教育系統放棄,有精神健康困擾的孩子更是如此。教育在孩子的心靈裡播下傷害的種子,低自尊、懷疑自己的能力、不敢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增加成年後出現精神健康困擾的危險。教育未能協助孩子發展思辨能力,以致許多台灣人對於一些宗教和網路傳播的偏誤訊息幾無分辨能力,當孩子或自己有精神困擾時,放著便利可得的醫療不理,偏要聽信沒有實證根據的療方,致病情嚴重後才強要精神醫療接手。

 

價值漂浮:現今台灣社會民心徬徨,心靈空蕩,對許多人來說,宗教成了重要的心靈慰藉來源。然而,當有精神困擾時,有些宗教卻自覺是萬靈藥,阻止信徒為自己和孩子尋求醫療的協助。

 

政府失能:中央和地方政府未施力於宣導精神健康的正確觀念,也無力導正在民間和網路傳竄的錯誤觀念。甚至有些地方政府,以提供「多元觀點」為由補助宣導謬誤的偏方活動,徒顯失能。

 

健保箝制:施行二年的健保,對於精神醫學發展的傷害日漸浮現。二年來精神醫療服務內容已大幅改變,但健保給付調整的腳步卻遠遠跟不上變動,例如心理治療給付之低,近乎對於心理治療專業的侮辱,這也令醫療院所不願增聘心理師,孩子排不到健保心理治療,致使民眾抱怨連連。

 

精神科專科醫師訓練問題多多:精神醫學會難以撼動以上大環境問題,但精神科專科醫師訓練品質卻是責無旁貸。目前住院醫師訓練時間不足、各訓練單位的訓練品質未加檢視、訓練容額分配未依據訓練品質合理分配,以致現在陸續出現打著精神專科醫師旗幟卻砲打精神醫療的醫師,成了山達基教派最佳的合作對象。

 

以上雖然談起來很殘酷又現實,但這些都是兒心、以至於全台灣精神醫學界難以忽視的挑戰啊。

創作者介紹

顏正芳醫師的兒童青少年園地

顏正芳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