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如何與老師良好溝通?

作者:張令恬(高雄市教育局學生輔導諮商中心)

整理:顏正芳(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暨附設醫院精神科)

 

親師溝通為何困難?

 

許多家長會覺得要跟老師良好溝通不是那麼容易。其實教育圈不見得那那麼不好溝通,只是溝通方式可能需要一些「眉角」,才能避免親師溝通不良、甚至陷入勢不兩立的狀態。在協助親師溝通的經驗中,有時會發現:家長或老師有時會卡在自己的情緒裡、堅持在那邊,忘記其實心目中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即使家長和老師有許多不同想法,但還是有個共同焦點,就是孩子的最佳利益。所以在我到學校協助親師溝通時,很重要的任務和步驟就是讓他們想起這共同焦點,跳離自己的情緒,重啟溝通努力。

 

為什麼親師會溝通困難?打個比喻:如果孩子是一棵樹的話,老師看到的,可能是樹的橫切面,因為一般狀況下每二至三年就換一位導師,老師其實不太清楚孩子過去發生或遭遇過什麼事,所以老師看孩子的立場,就是表現是否符合教育系統的期待。此外,老師不只照顧某個孩子這樣的一棵樹,他其實是照顧一整片森林,整個教室裡通常至少二十幾位孩子,雖然在標準和有限範圍裏,老師會依每個孩子狀況不同而給予不一樣的目標,但為了顧及公平,還是需要有充足原因,老師才能做出這樣的彈性。

 

可是對家長來說,養育自己孩子,是看著一棵樹不斷成長的歷程。家長才會清楚:這個孩子的喜惡為何、情緒如何表達、脾氣在哪裡、喜歡別人誇讚或不喜歡人家用硬的、「眉角」在哪裡。家長如果不講,老師其實只能花時間去探觸、了解,加上老師同時要照顧很多棵「樹」,又要顧慮公平和教學必須達到的目標,可能就無法為每個孩子設想個別的空間和彈性。所以當親師雙方心中對孩子的圖像不同,剛開始互動一定是不容易的,所以才需要有良好的親師溝通,以拉近彼此的視野和立場。

 

什麼叫「家長和老師溝通良好」?

 

白話地說,就是家長和老師在一個平和的狀態下,對於孩子的某一議題進行討論,讓對方了解自己對於孩子的觀察、狀態的了解、促進改變的規劃,完成後雙方都明瞭彼此的想法和期待,形成共識,而且覺得心情很穩定。

 

舉個學校常見的例子來說:有些老師規定:考試卷上錯一題就要孩子把那個題目抄寫兩遍,可是這樣出發點良善的規定,對於容易粗心大意的孩子來說,就可能造成前債沒還、後債就來,本金還一直累積,永遠像是信用破產的小孩,一直處於負債階段。孩子的家長心疼孩子,覺得難道除了罰寫,就沒有別的方法嗎?但彼此溝通不良,雙方就槓上了;孩子還跟同學說「我爸媽說可以不用寫」,讓老師更生氣,最後親師衝突到家長告到教育局來。如果孩子要完成罰寫是這麼困難的話,那唯有在家長和老師都心平氣和的狀況下,老師讓家長了解:自己對於罰寫的堅持理由為何?老師認為至少要做到怎樣的程度?家長也讓老師知道:他認為自己的孩子可能或不可能做得到?雙方建立孩子依其能力可以達到的目標、並且一起來協助孩子完成,不傷彼此的情緒,這才算是「良好的親師溝通」。

 

怎樣做才能有好的親師溝通?--四個原則

 

要進行良好的溝通,基本上要具備幾項原則:

 

  1. 「對人的相信」:所有的家長和老師都希望自己教出來的孩子是被稱讚的,不希望是別人眼中的麻煩製造者,所以溝通之前,家長和老師應相信:親師之所以會有衝突,其實是因為雙方對這個孩子都還是有期待的,對自己的角色也有期待,所以才會有所堅持;如果雙方對孩子和對自己的角色都沒期待,那根本就當孩子是空氣、不必費力了。

 

第二,「將心比心的能力」:家長和老師在進行溝通之前,必須設身處地去想:為什麼老師/家長需要這樣做?他這樣做是為什麼?例如前面舉的例子:家長應思考:老師為何要求孩子將每一錯誤的題目抄寫兩遍?老師應思考:其他家長沒意見,為何這位家長對於這規定會如此反彈?

 

第三,「對孩子/學生的理解」:家長要先想清楚:我知道我的孩子為什麼會有目前這樣的狀況?例如,從小到大孩子的性格、學習能力、挫折忍受度、與人互動的模式等,和孩子現在在學校遭遇的困難之間有何關聯?老師也要先想清楚:我知道這學生需要的是什麼嗎?但雙方都是在各自的環境裡理解這個孩子,而孩子在家的狀況,老師不知道;孩子在學校的狀況,家長不明瞭,沒有進行溝通,對方就不會知道。舉例來說:老師堅持要孩子在體育課裡跑操場兩圈,認為才兩圈而已,就算孩子跑不動,用走的也可以,為何家長堅持用走的也不行?是有心臟病嗎?家長就堅持:孩子沒有心臟病,可是就是不能跑步,因為如果他那天在學校很累,回到家就會很「盧」,搞到全家就很難受。像這就是需要討論、互通訊息、互相理解,資訊分享,老師和家長才能都知道。

 

第四,「對父母/老師角色的投入」:其實家長和老師都有自己的準備度和堅持:家長陪著這個孩子長大時,希望他長成什麼樣子?家長有當家長期待的目標。當老師的,對於自己帶班或是教導某哪個科目,會希望學生能達成什麼目標?雙方都需要思考一下自己的想法。

 

親師溝通的 4W1H

 

親師溝通的實際進行原則,可以簡單地以四個「W」、一個「H」來總稱:「When,何時溝通?」、「Where,在哪裡溝通?」、「What,溝通時要準備什麼?」、「Who,與誰溝通?」、「How,如何溝通?

 

When,何時溝通?

 

首先,平時孩子沒有特殊狀況時,家長就應掌握任何「自然情況下可讓家長和老師進行溝通的機會」。為何平常沒有狀況時就應該進行溝通?因為這時的溝通可以在友善的情況下快速進行,如果等到有狀況時再和老師進行,家長面對的是一位陌生人,要和陌生人合作來處理孩子的問題,自然困難度高。

 

最基本的「自然情況的溝通機會」,就是聯絡簿,例如家長可以在聯絡簿上簡短回應老師:「老師提到的課堂報告,今天孩子回來時也有提,謝謝老師這樣教育孩子、提醒孩子這件事,我也覺得很重要」,或是「今天老師請孩子們喝飲料,孩子們很開心,讓老師破費了,不好意思」。如果孩子回家後對家長抱怨學校發生的事,家長也可在聯絡簿上反映,不過措辭就需要斟酌,在不引起老師誤會的情況下傳遞訊息。其實孩子通長不喜歡家長在聯絡簿上和老師溝通,因為擔心老師的反應,或是不想讓老師和同學知道自己的事,家長必須注意孩子的感受,例如可以先寫在一張紙上、先給孩子看,如果孩子覺得放心,家長再貼在聯絡簿上。

 

「自然情況的溝通機會」還包括面對面的溝通機會,其中第一個就是班親會,尤其是新學期開始的班親會,家長就應去看看剛換的新導師長什麼模樣、聽聽導師對於班級經營的想法、對班級的規約、有什麼需要家長配合的事項。老師也被要求對於班親會要進行準備,希望在第一次會面時能給家長留下良好的印象,所以建議家長盡可能出席班親會,尤其是小一、小三、小五、國一等新學年的班親會一定要去。

 

再來就是可能家長和老師偶然遇見的機會,像是家長在菜市場碰到老師時可和老師打招呼,不要避而不見,尤其當老師認得家長時,如果家長裝作沒看見,老師難免心裡會揣想:「他是不喜歡我嗎?他對我有成見嗎?」另外,像是在上下學接送孩子時也可能看到老師,也有機會去打個招呼。

 

接下來是家訪。雖然現在學校比較不會要求老師到學生家訪問,但一些比較讓老師費心的孩子,徵得家長同意後進行家訪是必要的,因為在家訪過程老師能看到孩子成長和生活的實際環境,裡面有許無形的訊息,所以如果老師聯絡要家訪,那是一個讓老師了解孩子成長環境的好機會,家長應該把握。其他還有各種學校舉辦的活動,例如校慶、親職講座,像是親職講座是遇到輔導老師的好機會,家長如能參加,也是與老師溝通的好機會。

 

然而很多時候家長需要和老師溝通,已經是孩子有狀況了,這時候最好要和老師事先溝通、讓老師提供比較方便聯絡的時間,才不至於在老師忙碌時打擾他、影響溝通效果。也可以在班親會時詢問老師:比較希望以什麼樣的聯絡方式進行?在什麼時候聯絡老師比較方便?現在雖然有line,似乎很方便,有的老師也會成立家長群組,但不見得每位老師都習慣用line,不能勉強老師。

 

尊重老師的作息也是很重要的。有的家長因為作息、工作時間跟老師不太一樣,不容易體會為何聯絡不上老師。老師的工作時間相當滿,也常比較早睡,如果打擾到老師的作息時間,也不利於親師良好溝通。

 

家長在和老師進行溝通時,還需要注意「聯繫時間的長度」宜簡短,重點講完就好。為了要掌握短時間內完成溝通的目的,家長最好在和老師聯絡之前,自己先做個簡單的大綱,列出要講的議題,避免和老師閒聊,因為老師不是只照顧一個學生,還有自己的家庭生活,家長必須尊重。

 

Where,在哪裡溝通?

 

進行親師溝通的場地,原則是「較少干擾的空間最佳」。家長可能自然覺得老師的辦公室是談事情的好地方,但其實學校的辦公室有多人進進出出,難有清靜和隱密。學校裡比較好的談話空間是獨立的會議室、輔導室裡的個別談話室,干擾較少。除了學校,家長自家也是和老師討論的好空間。

 

除了這些面對面的溝通,其實聯絡簿、電話、電子郵件、line、作業本、學習單、考卷簽名等,也都是可進行溝通的所在。像是line就提供不同於面對面溝通的好方法,因為在這些通訊軟體上座溝通,家長必須先想過怎麼講才能言簡意賅地傳達自己的想法和訊息,也比較不會傳遞過於強烈的情緒,尤其能留下文字紀錄,未來可做為持續溝通的依據。

 

為何親師溝通中約束自己的情緒很重要?因為家長如果帶著情緒去和老師討論溝通,效果都不會很好。很多家長要去和老師溝通,是因為覺得孩子在校受委曲了、為孩子感到不平,甚至覺得老師不可理喻。可是一旦家長決定要去和老師溝通,就一定要先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如果家長強烈的情緒讓老師先感到害怕、受威脅,老師在防備之際就聽不到完整訊息,所以家長帶著情緒去溝通,效果常常反而適得其反。

 

如果家長真得整理不好自己的情緒,那怎麼辦?像是有些家長個性火爆,衝進學校就兇老師,兇完氣消了才道歉、叫老師不要在意,這其實將溝通的效果嚴重打折扣。如果是這樣個性的家長,建議去溝通時要帶一個可以幫助自己的情緒踩煞車的家人或朋友一起去,從旁協助冷靜、幫忙將來意說明一遍。但帶來協助的人不能過多,變成來壯聲勢的就不好了。

 

還有,家長要先嘗試體會老師的想法和感受。例如,家長可能難以理解:為何有的國文老師堅持考試時學生的詞語註釋必須照著課本所寫、一字不漏地寫出來才算對?有必要嗎?但再想想:這位國文老師很資深,已經快退休了,一輩子就是這樣教國文,他覺得注釋是非常重要的,不知道是可以有彈性的。這樣先體會老師的想法和心情,可以避免當面對面時是一無所知就得開始進行溝通了。

 

What,溝通時要準備什麼?

 

家長去和老師溝通孩子的狀況,當然是依照要溝通的主題進行準備。但除了事前先調整自己的心情、理出要討論主題,如果同時能準備好一些有助於溝通的資料、帶過去給老師看,將能在老師忙碌的教學生活中,有效地達成溝通目的。

 

首先,建議家長以書信的方式描述孩子的狀況。可是要寫些什麼呢?在網路部落格我的筆記(過動兒ADHD/ADD)」有一篇「寫給老師的一封信」(作者: Claire) (http://blog.xuite.net/lnotebook/blog/86011789),提供一個很好的基本範本。首先,信中先簡單地說明:家長為什麼要寫這封信,一方面也是讓老師在空閒時能夠比較完整地了孩子的狀況;接著,家長根據長時間養育這孩子的觀察來描述孩子的特質,像是可能有哪些比較劣勢、需要老師跟周圍大人費心的部分,例如「孩子可能容易分心、喜歡刺激」等,而孩子優勢的部分可能又有哪些。

 

接下來可寫:孩子過去的學校經驗,包含學習上以及與他人互動的經驗、孩子處理困難與挫折的習慣模式為何。還有就是教養經驗的分享,家長在家管教和幫助這個孩子時,曾經用過哪些方法是比較有效的,以及哪些方法可能比較沒有效果、甚至有反效果的?這也可以跟老師分享。還有,家長也可讓老師知道:為什麼家長會做一些舉動?例如:因為這個孩子如果一早能順利進行生活常規,他一整天心情都會比較好、和學校老師同學會平和相處,所以媽媽說她每天早上會陪孩子進教室、待一會兒再離開。接下來,如果孩子有特殊項目需要老師協助的話,也應一併說明,例如提醒服藥;如果孩子有就醫的話,也可讓老師了解:目前醫師下的診斷是什麼、服用什麼藥、在醫療上得到的實際協助有哪些。最後,也可讓老師知道:孩子回家後會作什麼事,例如是如何完成課業。家長和老師會面時,可以將信面交老師,然後加上一些口語補充,讓老師能在他比較有空檔的時候把信看完。信最後還要留下家長的聯絡方式像是手機、電子信箱、line ID,以及合適聯絡的時間,供老師方便聯絡。

 

另外,可以準備給老師看的是:如果孩子有經過醫師診斷有自閉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焦慮症等,能有醫師診斷證明書來讓老師和學校知道,也是好事。因為有些孩子的特質會導致他在學校裡出現人際衝突,如果學校了解孩子的情況,在協助這個孩子處理其他家長的抱怨或疑慮,例如「學校為何會容許這個孩子一再打人?學校和他的家長到底做了什麼處理?」時,因為老師知道這孩子確實經過專業評估,實際上需求跟一般孩子不同,老師和學校就能讓抱怨的家長知道:其實這個孩子有他需要幫忙的地方,這孩子的家長已經做了什麼、學校輔導室或導師也已經做了什麼,不過要看到成效,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因為他沒辦法像一般孩子般被教什麼、立刻就會。所以,醫師診斷證明書是讓老師和學校心裡有個底,知道這個孩子確實有特別協助的需求。

 

如果家長有一些跟孩子特質有關的文章,也可幫助老師更快理解孩子的狀況。不過請家長注意:提供老師一些相關文章就足夠,避免要老師看整本或數本書,因為老師忙碌於教學,很難有時間和精神去消化數本專業書籍的。

 

Who,與誰溝通?

 

一般說到「和老師溝通」,大家自然會想到的應該是和導師溝通,雖然在多數情況下確實如此,但事實上,家長可能要溝通的對象,可以依照各種條件來考量:

 

第一,學校裡誰「與孩子互動多」?誰「與孩子關係好」?依常理來說,導師自然應該在學校和孩子互動最多,但有時考量到導師跟孩子關係已經不好了,他可能就不是家長第一個在學校溝通的對象,而是關係較佳的資源班老師。甚至有時孩子已經拒絕進教室、而被安置在輔導室中,和孩子互動多且關係佳的反而是輔導老師。

 

第二,「誰對於孩子目前的狀況具備幫得上忙的專業能力?」、「誰對處理孩子困境具備足夠的行政權力?」從這個條件考量,家長要溝通的對象就有可能是導師、是某學科老師、是輔導老師、是資源班老師。當然如果真的都沒有幫得上孩子的老師,或是家長認為老師的處理方式對孩子不公平,最後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家長可能需要跟主任、甚至校長進行溝通,因為他們對於對孩子的困境具有行政處理權力,不過這通常是到了最後關頭,因為這時候常常已經是在處理大人的問題、而不是在處理孩子的問題。

 

第三,「家長需了解學校行政的基本架構」。學校中協助孩子處理問題分三級分工機制,最基層由導師和任課老師負責,一般可幫上百分之八十左右的孩子,導師通常只需要提供個別談話的機會、鼓勵孩子、和孩子討論問題、提醒孩子怎麼做會更好,就能順利解決問題,甚至無需個別會談,只要在教室裡面表達老師對學生的期待,大部分學生就能遵行。第二級機制是孩子需要額外的輔導介入,這時就由輔導老師和孩子約個別談話時間,討論目前在學校裡遭遇比較大的困難;如果班級數較多的學校,輔導室裡會有專任輔導老師,無須授課,專職和學校裡具有第二、三級困難的孩子進行諮商輔導;如果是更大的學校,就有專任輔導人員如諮商心理師或學校社工師。如果孩子的困擾嚴重程度到了第三層級,可能一整天在學校情緒行為問題非常多,就需要跨單位合作,甚至校外的專業人員進入協助,例如來自教育局學生輔導諮商中心的諮商心理師和督導,或者如果孩子具有特教身份或有特殊需求,可能特教資源中心的巡迴老師會進校協助,其他如相關社工師、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師,進行跨單位合作才能徹底協助到這孩子。

 

除了上述各類老師和專任輔導人員外,如果孩子具有打架或生氣攻擊別人的外顯行為困擾,由於學務處管學生的生活常規,生教組長、學務主任也可能協助到家長。有時學校裡不同單位就難免有黑臉白臉的差別,例如學務處常常扮演黑臉角色,要求孩子的常規;輔導室就常扮演白臉,讓孩子的情緒有紓解的地方。另外,某些孩子在學習上需要調整難度或課程安排,這就由教務處理。學校內有這麼多老師一起在設想孩子的需要。

 

How,如何溝通?

 

家長和老師進行溝通時,有一些基本的進行原則:

 

第一,家長宜積極配合、主動詢問、並及時回應老師期待家長在家協助孩子的事項。不是孩子有問題時才進行溝通,家長平常如果發現老師發了一些聯絡單張上有需要家長配合的部分,其實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時間和心力,給予老師協助;有些家長可能會去學校當志工,這都是讓老師感受到支持的方式。雖然不是每位家長都能這麼做,但家長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讓老師知道他願意參與班級的事務。

 

第二,家長宜客觀理解孩子的說法,再對老師客觀陳述看到的事實,可以適度表達個人感受,但不加臆測,對於老師與孩子雙方說法都靜心聽完、思考完,再做反應。有時候孩子回家講說在學校的遭遇,家長不加思索就照單全收了,這樣一來家長的情緒就會先出來。建議家長應聽完孩子的話後,接著平靜地詢問老師,聽完老師的話再做反應。舉例來說,今天孩子回到家,家長看到孩子腳受傷,問他怎回事?孩子說:「某某某把我推倒了。」如果家長這時候打電話老師,劈頭就說:「孩子告訴我說某某某欺負他。」這樣的問法,和問老師說:「今天孩子回來,我有看到他腳受傷了,不知道老師知不知道?老師知道是怎麼回事嗎?」就有所不同,前者是家長已經加入自己的主觀論定,認定就是有人欺負孩子、他才受傷;後者是比較客觀的陳述。這兩句說法其實帶出來的結果會不太相同,若是前者,老師可能會急著回應:「某某某沒有欺負他,是他先去推人家」。一旦陷入爭辯,溝通就會失焦,所以家長就先兩邊都聽完了再去做判斷。

 

第三,尊重並同理老師基於他角色與專業的處理。家長同理老師難為,並不是先示弱,而是「我猜想可能是這樣,所以你才會這樣去處理,可是我也有我的看法,我們應該要怎麼樣做,才能一起幫忙這個孩子呢?」

 

第四,家長對於客觀正確的事,應溫和但堅定地表達需求。例如孩子在學校確實遭遇老師有些做法不合理、或是老師情緒失控,家長在和老師溝通時,態度上要很溫和,但要很堅持地要求老師停止不合理的做法、或請老師控制情緒。例如如果家長了解法規、知道老師不能夠體罰學生,家長可以清楚地告訴老師:「在規定上老師是不能這樣對待孩子的,如果未來我需要申訴,我會先讓老師知道」,這樣冷靜的溝通方式,老師也會清楚跟家長歇斯底里也沒用。如果家長氣沖沖地衝到學校找老師理論,或是潑婦罵街式地罵「你不配當老師」,對於要處理事情並沒有幫忙。不過,溫和而堅定的表達需求是很多家長需要特別練習的事。

 

第五,家長應熟悉和建立教養孩子的資源網絡,包括相關法規、醫療、教導方式、機構與專業人員資源的運用。如果家長熟悉這些資源、知道有哪些家長團體可以幫忙,那麼去和老師、學校溝通時,心裡就有個底,學校和老師說什麼,比較不會被唬弄、被嚇到。多認識孩子有類似遭遇的家長,形成自己的知識圈和互相支持小團體,當需要跟老師或學校溝通時,就有人可以先討論,溝通時比較不會流於情緒。

 

第六,親師互動要有情、理、法,家長平日多肯定老師,在心力允許時提供老師協助,如果和老師平日就有溝通基礎,當真有事要找老師特別處理時,家長就不是和陌生人合作了。家長平日可以探聽這老師的帶班風格和個性,例如,有時候老師說話很大聲,但這說不定就是他的習慣,不見得是他很兇。但到了要講道理時就要有方法,尤其當老師抱怨孩子在課堂上的行為時,家長就必須釐清:這是孩子個別的狀況,還是班上很多學生都是這樣?舉例來說,老師說:「你的孩子在教室上課時都拿出自己的玩具在玩」,但學諮中心的心理師到班上做比較式的觀察,發現這班上許多學生孩子上課都會拿東西出來玩。如此一來,似乎反而是老師的班級經營策略、尤其在班規約定上,是需要學諮中心幫忙做調整的。家長也需要確認自己去學校溝通的目標,例如是要老師不要再寫聯絡簿來煩你了?還是真的想解決孩子在學校反覆發生的違規的行為?

 

第七,投訴教育當局或訴諸法律是最後底線。這是家長的選擇,家長有權這麼做,不過要先想清楚:投訴或告訴之後,會有何後果?甚至有家長想動武,也是建議家長想清楚後果。有時候最後投訴或訴諸法律,反而有幫上忙,因為確實有些時候需要更高位階或權力者介入,才能讓學校或老師知道必須有所調整。不過做到這個地步,都已經是最後底線了,之後親師要修復關係,就需要很長的時間。

 

結語:與老師成為教養合作的好夥伴

 

    總之,家長和老師要合作愉快,就必須有良好溝通。家長和老師需要確認彼此的位置、角色,家長提供資訊讓老師儘快、深入了解孩子,同時也提供老師空間和時間去發揮教學專業,協助孩子獲得所需要的知識和同儕學習。親師溝通要以孩子為中心,只有雙方聚焦在如何幫這個孩子、讓他好好地、快樂地長大,才不致於陷入親師間的意氣之爭。家長和老師也可以分工合作,由老師提供家長孩子需要改變的行為目標,讓家長在家裡可以繼續執行行為修正計畫。或是老師提供家長對於孩子在學校的行為觀察,若是好行為,則讓孩子回到家能獲得家長的獎勵,例如帶去吃想吃的;若是不配合行為,則取消孩子某些像是玩十分鐘i-pad的權利。家長和老師良好溝通,一起為孩子設定行為目標,之後才能解決眼前孩子帶來的問題。

創作者介紹

顏正芳醫師的兒童青少年園地

顏正芳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