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燕醫師的衛教短片,法國原始的製作單位,製作這短片的用意為何?

 

我在「請記得,我們下的診斷,對大多數的家長來說,是多麼苦澀難嚥啊」[1]一文中提到:李佳燕醫師在各個網站和臉書分享[2]、用以證明「人家法國也鼓勵不要對ADHD孩子用藥」的短片[3],不知道支持製作這短片的單位Approche Neuropsychologique des Apprentissages chez l'Enfant (ANAE)是怎麼一個單位?

 

所以麻煩朋友去問了他在法國念書的朋友,幫忙了解這個組織的網頁上寫什麼。

 

以下是對方的回覆:

 

「這個網站標題叫Approche Neuropsychologique des Apprentissages chez l'Enfant - Revue francophone,簡單說就是「由神經心理學取向來了解兒童學習」的期刊。

 

「網站裡面關於ADHD(法文叫TDAH)的標籤只有七篇,大部份是研討會時間地點的訊息。至於留言者(指李佳燕醫師)對於ADHD用藥的批評,從第一篇裡可獲得回應[4]

 

這一篇標題”Qu'en est-il du TDAH en 2016 ?”的,英文意思是”2016, what about ADHD?”。它其實是這一期期刊的內容介紹,這期的主題是ADHD(神經心理學期刊當然大部分都是由神經心理學角度出發了),內容像是關於注意力、執行功能的大腦影像在ADHD和其他小孩之間的差異、基因、ADHD青少年的神經心理學評估、ADHD小孩的學習障礙等等。(就是一般期刊會看到的那些),如果光看這篇介紹,對我來說其實更會覺得ADHD就是個biological disease

 

這篇介紹的作者也提到現在即使在地理距離遙遠的區域,大家對於ADHD的症狀其實都有了共識,也提到不少ADHD小孩遇到的困難以及家長的負擔。裡面留言的人(指李佳燕醫師)誤解的那一段,其實是在說對於這些遭遇困難的小孩,intervention的重要性。『我們已經知道藥效的限制,必須要採用一些介入措施來『作為藥物的輔助』」。(然後承先啟後,後面三篇文章是針對executive functionintervention

 

這個網站上的文章關於ADHD也就這篇而已,沒有特別針對ADHD,就是一般的研究跟paper,也沒批評ADHD的診斷或藥物使用...

 

以上是朋友的朋友(在不是烏托邦的法國念書)對於支持製作這短片的單位ANAE在其網站上關於ADHD (現在學到法文叫TDAH) 的治療建議。

 

首先謝謝這位朋友的朋友。經過說明我們可以了解以下幾點:

 

第一,這個組織本質是神經心理學的立場來看孩子的發展疾患,很顯然地,他們的看法和現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是一致的,認為ADHD從基因、大腦影像、神經心理學評估、學習障礙等方面來看,都是神經發展的疾病,也就是DSM-5ADHD被歸類的neurodevelopmental disorder(神經發展疾患)

 

第二,這個組織認為:即使在地理距離遙遠的區域,大家對於ADHD的症狀其實都有了共識,有ADHD困擾的孩子和他們的家長都承受極大的負擔。

 

第三,藥物是有幫忙的,但對有些孩子來說沒效,或是難以承受其副作用,所以需要有輔助的介入措施。

 

而這個組織提倡的介入措施,就是腦神經功能的訓練。目前研究最多的,就是神經回饋(neurofeedback),國內像成大行為醫學研究所的郭乃文副教授就持續做這方面的研究。我幾次參加她的碩博士學生的論文口試,有幸粗略了解如何進行的。簡單地說,是訓練孩子調整腦波,來增強腦部功能。

 

不過這種訓練非常耗時耗人力,且接受訓練的孩子還是需要有一定的認知能力才能進入狀況,治療師也非常難訓練,還有需要特別的器材,所以目前尚在發展中,國內尚無法臨床使用。

 

我很看好這個治療方式未來的發展。不過我搜尋PubMed的結果,至今只有一篇研究(Janssen et al., J Child Adolesc Psychopharmacol, 2016)比較神經回饋、治療ADHD的藥物中樞神經刺激劑methylphenidate(利他能)、運動等三種介入模式,對於ADHD孩子(7-13) 事件相關電位(event-related potential)和反應抑制(response inhibitionADHD孩子的注意力和衝動控制能力息息相關)的腦波的效果[5],結果只有藥物治療組有顯著效果。

 

而且這個研究裡,神經回饋共在10週內做了30……

 

這研究結果認為:神經回饋可能比較是輔助ADHD治療的角色,可能尚無法取代藥物治療的角色。

 

所以我的最後整理是:ANAE這個組織支持製作這短片,內容看起來好像是建議大家不要吃藥,其實它要說的是:如果吃藥有無法承受的副作用(短片裡是失眠),則需要其他的輔助介入。短片裡提出的雖然是家庭和學校協助孩子做行為調適,但這組織要推展的是神經心理學的訓練介入,不是行為治療,也不是家長教養……

 

啊,李佳燕醫師又誤解了原作者的意思?

 

所以這位協助了解的朋友,最後的結論是:

 

「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只是那個人(指李佳燕醫師)沒看懂而已......

 

1. https://www.facebook.com/yen.william.73/posts/1710839049195209

2.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740110246233480&id=1579315292312977&p=10&refid=52&ref=m_notif&notif_t=share_comment

3.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yvT2inVm9TgSERaYjQwSllmWEk/view

4. http://anae-revue.over-blog.com/2016/02/anae-n-140-qu-en-est-il-du-tdah-en-2016.html

5. Janssen TW, Bink M, Geladé K, van Mourik R, Maras A, Oosterlaan J.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Investigating the Effects of Neurofeedback, Methylphenidate, and Physical Activity on Event-Related Potentials in Children with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J Child Adolesc Psychopharmacol. 2016 May;26(4):344-53. doi: 10.1089/cap.2015.0144. Epub 2016 Jan 15.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6771913

 

創作者介紹

顏正芳醫師的兒童青少年園地

顏正芳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